杜芭莉

精鹜八极,心游万仞

关于学院洗脑技术研究

很作死地又来扔脑洞了

路人视角,有一段时间番茄被当做学院红的学生但是后来被清记忆了这种设定。完全是不明的脑洞,当做文风练习吧。半夜字打一半又去看arcv

求评论啊啊啊,一个人打字好孤单

我在想真正能开脑坑的有几个会玩牌  这边我喜欢的卡组魔偶甜点和大熏风都不是融合我纠结了好久,差点拿宝骑来凑数了【当年第一次玩打牌王我二叔【认的 送了我一套大熏风现在想想他人真的是太好了,弄得我套牌成习惯不凑齐一套都难受 明明只提到了一句我却认真地百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弄“拿出我的卡组”来欺骗观众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的记忆是一个相当不靠谱的东西,哪怕是再美好或者再痛苦回忆,时间会将他们慢慢地冲刷掉。不过作为人类的本能,首当其冲的应该是那些不太美好的回忆。由大脑来判断他们的价值,然后时间这个清洁工就开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工作,直到干净的什么痕迹都没留下,他就又去忙碌下一个任务。况且现在的发达科技已经可以修改人的记忆,你在扮演着一个固定的角色也不是不一定。

人分三六九等,记忆也会很杂乱地按人来分。有的人速记就是快,看了几遍就能立刻背下来;而有的人则要花个三四天分段进行每天的巩固才能记熟。然而前者也许只记得快也忘得快,后者的记忆则能保持很长的时间。毕竟没有事物是绝对的,你也不能说哪个不好。

但我这次想说的是和记忆有相似点的习惯。

的确21天可以养成一个习惯,但更多地习惯是长久养成并且深切刻印在一个人身上的。比如她在害羞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弄头发,或者不习惯面对陌生人时会压低视线。

这种习惯完全烙印在大脑深处,也许记忆被删除了,但它还在伴随着你,成为构成【你】的一部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最近我总是有一种想对着镜子看自己的欲望。

梳头发时看到自己的头发想把它扯下来扎在一捆。直到我看到了绳子,我才反应过来自己想干什么。

这所决斗学校唯一的娱乐就是和别人决斗,尽管女孩会化妆打扮但也是在制服统一的情况下,男生崇拜的对象也多半是非常实际的强大决斗者。人人都想成为的就是和那些被委任到异次元去战斗的战士。

那么,我的这种奇怪的想法是从何而来的呢?

就这样想着,我却随手把绳子打了一个结。像是什么同刷牙洗脸一般的习惯,我把绳子绕到了手上。

―――――――这大概是.........翻花绳?

我绞尽脑汁了半天,只得到了它的学名。

我努力从脑海中回忆这个古怪而陌生的娱乐,为什么我的手法这么熟练如同练习过了上万次呢?

面对这种记忆中并不存在的东西,我只能用习惯论来解释。

这就和我刚看到那个奥西里斯红的学生却认为他像个异乡人一样?

明明没有人离开过学院,学院就是大家出生的地方。

我当然不可能对自己的故乡质疑。

哎?

――――――――――学院是我的故乡,我却找不到那种熟悉感。想着到异次元去也并不会产生离乡的惆怅?

等等,奥西里斯红有过学生吗?

我的记忆中在20年前哪里就荒废了,除了给偶尔犯错的学生当忏悔室那里并没有别的作用啊。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知道自己的好奇心算是相当旺盛的。对于其他次元的召唤方法甚至特意去进行研究,还特意配出了魔偶甜点卡组和大熏风卡组作为自己的练习卡组。

但是我从没想到我会仅仅因为心中的违和感,就去试图解读自己的习惯。

但是我现在的内心又不由得激动和期待,盼望着能早点知道真相。

这样我的卡组也不是白组了。因为使用的不是融合而被同学嘲笑的事大概也就不会发生了。我可以解读自己留下的信息。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哎,就这样?望着自己千辛万苦从镜中解开的【自己】留下的暗示,我略带嘲弄地笑了下。

就手法而言不是多巧妙,也只是一般人不容易想到而已。

习惯性的几个技巧顺序本来就是暗示,之后只需要找面镜子再根据每个步骤中和标准步骤的细小差别,最后进行一定的解读就可以了。

可见就算是洗脑我几乎也没什么变化。

或者是因为都是【我】,所以在解谜的思维上才这么相近?

什么“告诉你世界的真相”这种特中二的台词实在难以想象出自我,平时学院融合召唤时的台词已经够让我觉得羞耻得了。

“学院的目的是毁灭别的次元,将四个次元合为一个”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从本质上都否定学院的存在了吗。我们学习决斗的目的是为了毁灭而不是为了拯救,这和那些老师口中所说可完全不一样。倒像是一些精神失常人的反论。

随手抖掉辛苦翻出的图案,我拿起桌上的决斗盘。

今天可是关系到我能否成为学院正式军的日子啊。

想着我即将到来的成就我开心地哼着小曲离开了寝室,随手将之前当做真理引导者的花绳扔在一边。花绳由一个完美的抛物线进入了垃圾桶。

寝室的巨大等身镜似乎一瞬有人影闪过,华丽而硕大的空间里好像有人的叹息声在回荡。

只有学院的一角,学生眼中被废弃的奥西里斯红的寝室,监视机器的轰鸣声在低诉这一切。

↑↑明明打过前言了,但我还是想说2句。文风不明,想表达的不明。

这个自叙的妹子大概是别的次元有决斗天赋然后被拉过来当学生了,但是不会用融合平时不太受待见。自己很聪明的想到了用习惯来告诉自己真相,其实想法太奇葩也只有本人能解读。但是学院洗脑效果太好最后妹子都不相信自己←大概是这样。

断断续续从11点打到2点【中途各种打岔

这2周看龙族想的梗x明天有空扔设定

感谢看废话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