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芭莉

精鹜八极,心游万仞

三体梗√紫红大法好,大概是有赤游?

欢迎收看前面大堆废话系列x

阅读课别人都看什么高大上的书,就我一个看科幻……不知道三体我这边科普下,就是大刘写的科幻小说。我这边是捏他了为了应对三体入侵地球找个四个面壁者,然后破解他们想法的就是破壁人(我说不清不行还是百科吧)

这边说题外话,其实我看lof的写手画手还挺活跃的。可以弄个每2周来次固定题材的活动什么的(自己交完作业就能催别人√)几个人同一个素材可以写出不同感受什么的,互借梗就方便多了(划掉)这样可以活跃顺带还能勾搭大大,还方便以后出本子什么的(想太多了)


我是你的破壁人(紫红side)


“晚安,面壁者榊游矢。”


黑暗中的来访者声音里充满着自傲和得意,但他的声线和游矢并没差多少,用少年音来评判却显得病态和违和。


“初次见面,我是你的破壁人,游里。”


虽然自从游矢被莫名其妙地任命为面壁者时他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但是还是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比预想中快了太多。


“哈?”并未完全理解来着意思的榊游矢只是发出了单音来表达自己的回应。


“啊啊,吃惊到了?不过这也在预料之中呢,毕竟对于你来说太突然了呢。”


不太在意游矢的想法,紫发来自另一次元与游矢相貌相似的少年又继续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趁现在好好回忆过去吧。毕竟在今晚你的一切就都将被我摧毁。”透着昏暗的月光,游矢还能看见对方自得的笑容。


看着游里的冷笑,榊游矢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在会议室被赤马零儿出乎意料被任命为面壁者的那天。


现在来回想,那天依旧是个噩梦。


得知了融合次元对于其他次元的暴行以及自己所在的standard(基础)次元即将面临的危机。但令他精神崩溃的是,早上还在好好说话的未知夫眼睁睁的变成了卡片,而从美惠留哪里还得知了柚子曾经和游吾出现在冰原区。并非想怀疑别人的游矢也不得不揣测游吾可能真的是融合那边的。


但令人气愤的是,在监视器后的赤马零儿知道所有事件的经过,但哪怕是选手被变成了卡片,他都未下任何一个指示。甚至冷静地说牺牲是必要的,这次的大会也只是为了来挑选合适的lancer(幸运e)而已。接着他将权限坂泽度等人拉入新lancer行列,又宣布了意味不明的面壁计划。


就在榊游矢准备对这个不解的「选择几位面壁者,他们心中所想不会被敌人猜测」面壁计划发表观点时,赤马零儿却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榊游矢,你就是第一位面壁者。”如同宣告着死亡。那一刻开始,游矢的世界失去了色彩,如同突然被人从高崖上推了下去,无尽的坠落感席卷了全身。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周围人的任何一句话都不在可信,哪怕是过去挚友和亲人所给他的笑容都变得那么僵硬。似乎真的是次元宽的隔阂,不会再有人真的去相信他,所有面对他的,都是那样不信任的微笑。


……这被称为面对面壁者的微笑。除了面壁者自己,已经不会有任何人去相信他的任何一句话、任何一个动作。


榊游矢也尝试着去和赤马零儿理论,虽然对方的无表情与面对面壁者的微笑相比亲切的多,抗议却是毫无疑问的被否决了。


“我想看看你对决斗的热情,你究竟是怎么认为决斗的。作为新一代lancer你所拥有的可能性。”

﹉﹉﹉﹉﹉﹉﹉﹉﹉﹉﹉﹉﹉﹉﹉﹉﹉﹉﹉﹉﹉

对过去的回忆就此打住,现在的情况也不容乐观


“虽说是第一位面壁者,但是还是在迷茫着。你甚至连对自己的定位都没有。”游里毫不留情地戳着游矢的痛处。


“虽然你把决斗当作娱乐的这个想法是够蠢的,但是观点被击破的确是不好受。”


“对了对了,”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很有趣的事情,游里的语调愉快了很多,“你的那个朋友佟柚子是我抓的。还真蠢啊,看到我还喊游吾游矢的。不仅不配合,而且还用奇怪的方法把我传送了回去。不过现在她失踪了,你们也找不到。”


“真可惜啊,连身边的人都保护不了。”


“你别说了——”游矢的声音微微发着颤,虽然低下头看不见他的表情,但握紧的拳头明显显示着本人的不快。


“说到底,你那种玩乐性质的决斗是根本胜利不了的。你想保护所有人的下场,就是失去了全部。”


“我叫你闭嘴!”低吼着说出这句话,榊游矢早已浑身发颤,却仍在强忍着不流下眼泪。


游里走上前,将抱坐在地上的游矢拉起,又借势将对方扔入怀中,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放心,”替游矢擦掉眼泪,拍拍他的背。游里低声附在耳边说到,“我帮你解脱了。”


黑暗中只能听见嗫嚅着的啜泣声。





本来准备再弄个逆鳞的小部分的,光是打完这段我就想砸手机了x_(:_」∠)_逆鳞部分我再考虑吧,反正是不会有后续了。就放着玩玩。

感觉面壁者的状态很符合番茄就这么玩了,如果紫甘蓝ooc了真的不怪我(都是文风的错x)意外的觉得紫甘蓝男友力高啊(这么晚发文真的有人看么←_←)


评论

热度(13)